<em id="fwkfq"></em>
      1. <em id="fwkfq"><acronym id="fwkfq"><u id="fwkfq"></u></acronym></em>

      2. <dd id="fwkfq"></dd><rp id="fwkfq"><object id="fwkfq"></object></rp>
      3. <button id="fwkfq"><acronym id="fwkfq"></acronym></button>
      4. 訂閱
        糾錯
        加入自媒體

        墨西哥,下一個“世界工廠”?

        2023-10-08 10:37
        霞光社
        關注

        作者 | 李小天編輯 | 劉景豐

        坐落于墨西哥北方第一大工業城市蒙特雷的北美華富山工業園,見證了近兩年來,中國企業在墨西哥投資建廠如火如荼的盛況。

        “2022年至今,我們園區、包括我所在的城市,幾乎是一地難求,中國企業爭相涌入,&lsquo;搶(廠)房搶地&rsquo;!比A富山工業園董事長胡海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說。而西班牙對外銀行 (BBVA) 的一項調查發現,作為墨西哥工業中心的蒙特雷市,其私營工業園區的新來者中,有五分之一是中國企業。

        中國企業扎堆于華富山工業園,跟這里獨特的條件密不可分。蘭迪律師事務所墨西哥團隊常駐負責人林律師告訴霞光社,“蒙特雷是墨西哥東北部新萊昂州的首府,距離美國德州邊境口岸拉雷多約200公里,其城市聲譽度、治安狀況位列全墨第一。而華富山工業園是2015年浙江企業華立集團和富通集團董事長、浙江省商會會長王建沂聯合墨西哥SANTOS家族共同創立的一個工業園區。中企集聚在這里,彼此交流比較順暢,也便于做一些產業鏈上下游的組合!

        華富山工業園是墨西哥制造業崛起的一個縮影。實際上近年來,隨著全球供應鏈重構加速,墨西哥正在成為新的制造業聚集地,從中國的車企、汽車配件廠商、家電企業到美國的特斯拉等車企巨頭,都在瘋狂涌入這片制造業的新大陸。

        時代的指針,似乎在悄悄轉移。中企落子墨西哥為何會呈現井噴之勢?墨西哥為何會在全球供應鏈格局重塑中脫穎而出?中企出海墨西哥的征程又會遇到哪些壁壘與挑戰呢?

        墨西哥制造業的崛起,離不開國際地緣政治的變化所帶來的千載難逢的發展機遇。

        一方面,2020年蔓延全球的新冠大流行所引發的邊境關閉、貨運成本增加的難題,以及消費者對即時滿足的需求,不斷促使世界各地的企業考慮縮短供應鏈;與此同時,中美脫鉤導致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逐漸改變原先“離岸外包”策略,轉向“近岸外包”以及“友岸外包”。

        與美國相鄰的墨西哥,便是美國重塑北美供應鏈的制造業中心。

        2020年7月1日,美國、墨西哥和加拿大三國之間的自由貿易協定《美墨加三國協議》(USMCA)正式生效,規定在美國、墨西哥或加拿大生產至少75%部件的汽車或卡車可以零關稅出售。相較于1994年生效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所要求的62.5%提高了12.5%。

        該協議的指向很明顯——要進一步激勵北美汽車生產。

        兩年后,這種步調進一步提速。2022年,美國通過《芯片法案》,加快亞洲產業鏈轉移至拉美國家的步伐,而毗鄰美國的墨西哥成為轉移重點。之后出臺的《通貨膨脹削減法案》明確規定,美國政府對電動車實施7500美元的減稅優惠,但其前提條件是,電池組裝、原材料采購、加工等必須在北美進行。

        機遇并不止于此。墨西哥是世界貿易組織(WTO)成員,擁有覆蓋50個國家的13個自由貿易協定(FTA),包括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CPTPP)。多元化的貿易政策,讓墨西哥躋身世界上最為開放活躍的市場之一。

        這些舉措,吸引了全球企業和資本涌入墨西哥。

        從產業端來看,根據墨西哥汽車工業協會的數據,2022年墨西哥乘用車產量達330萬輛,成為全球第七大汽車制造國和第四大零部件生產國。與此同時,電子和家電制造商正在墨西哥中部擴張。與加州接壤的邊境地區,航空航天和塑料工業正在不斷發展。

        目前,在中企聚集的華富山工業園中,已完成開發的3平方公里工業用地上,入駐了30多家企業,代表性行業有汽車及零部件、家電和家居,譬如中國家電巨頭海信便在此設立了產業園區。

        而在2019年,美國對200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加征25%關稅,涉及諸多家居產品,受此影響,諸多家居企業將產業生態鏈外遷至墨西哥,知名家居品牌圣奧家具、敏華控股等也入駐了華富山工業園。

        新能源汽車生態鏈正在成為欣欣向榮的投資風口。在今年上半年,美國電動汽車巨頭特斯拉下注蒙特雷,宣布計劃在該市興建第五座海外工廠。據稱,蒙特雷工廠將成為特斯拉下一階段的生產主力,輻射整個北美市場,投資超過50億美元,規劃產能100萬輛,面積將是特斯拉上海工廠的20倍。

        這一消息隨即吸引不少中國的汽車零部件企業跟隨特斯拉來墨西哥建廠。華富山工業園園區也落戶了幾家特斯拉供應商,包括做中控屏的藍思科技、做熱交換器的銀輪股份、做充電模組的安潔科技等。而在特斯拉之前,通用汽車、起亞汽車和寶馬等其他汽車制造商已宣布自2021年起在墨西哥投資電動汽車。

        資本的涌入,更為具象地呈現了墨西哥市場的吸引力。據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UNCTAD)通報,到2022年墨西哥在全球外國直接投資(FDI)主要接受國中排在第11位,投資額為350億美元,年增長率為12%。自20世紀90年代《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簽署以來,墨西哥對投資者的吸引力從未像現在這樣強烈。

        如果說全球地緣政治格局變化所帶來的發展機遇是“天時”,那么墨西哥自身的發展稟賦與政策支持就是“地利”。

        眾所周知,制造業的發展離不開人口紅利優勢的加持。根據聯合國最新數據統計,墨西哥總人口超過1.28億,居全球第10位;且平均年齡僅為29.8歲。龐大的人口規模和年輕的人口結構,能夠為墨西哥制造業的發展提供長久、充足的動力。

        瓜納華托,墨西哥中部城市但說到這一點,全球諸多新興市場都擁有人口優勢,譬如擁有2.76億人口的印尼是全球第四的人口大國,卻沒有成為像墨西哥一樣的區域性制造中心。相較而言,墨西哥有何獨特之處呢?

        回望世界制造業中心的變遷史,從英美到德日再到“亞洲四小龍”和中國大陸,能否通過商品出口帶動本國經濟發展、能否將人口紅利轉化為經濟增長,除了有充足的人口外,還要有相對完整的工業化體系、完善的產業結構與開放的政策環境。

        首先從工業基礎上來看,墨西哥是傳統的制造業中心。

        早在1925 年,福特便來到墨西哥建生產工廠,開啟了墨西哥汽車制造業的騰飛之路。1961年,墨西哥生產了第一輛完全國產的汽車——由Ramirez卡車公司生產的名為Rural Ram&iacute;rez的小型卡車。

        20世紀60年代,勞動力密集型的加工工廠如雨后春筍般涌現在美墨邊境。到了90年代,墨西哥制造業迎來一個里程碑式的發展契機。1994年1月1日,由美國、加拿大和墨西哥簽署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正式生效,吸引通用、豐田、日產等主流車企在墨西哥生產和出口汽車。

        從人口集聚效應上來說,從20世紀40年代,墨西哥城市化進入快速發展階段,目前墨西哥的城市化率在80%以上,幾乎是城市化最高的新興市場。

        超高的城市化水平,源于拉美各國歷史上大規模的土地兼并,導致眾多失地農民大規模涌入城市,但這種“冒進式”的城市化與本國工業化水平并不匹配,因就業崗位不足,大量涌入城市的農民成為聚集在城市邊緣的剩余勞動力。因此,在巴西、墨西哥等拉美國家,高樓大廈與貧民窟相伴相生的景象隨處可見。但在產業升級轉型的關鍵紅利期,大量聚集的勞動人口也有利于產業帶的形成與發展。

        Statista的數據顯示,相較于中國,墨西哥的制造業工人工資更為低廉。2020年,中國制造業工人的時薪預計為6.5美元,較2019年增幅超過12%。與此同時,墨西哥制造業工人的時薪預計為4.82美元,增幅僅為較上年增長超過 3%。

        除了成本較低之外,墨西哥制造業勞動力的質量也相對較高。墨西哥平均有115,000 名工程師從大學和技術研究所畢業,能夠保證其承接高端產業鏈的勞動力優勢。

        從政策支持上來說,墨西哥政府也致力于利用本國毗鄰美國、得天獨厚的戰略位置,持續對美墨邊境貿易走廊進行現代化改造,確保商品和人員流通更加快速靈活。

        目前,在美墨邊境一帶,科阿韋拉州(Coahuila)、圣路易斯波托西州(San Luis Potos&iacute;)、下加利福尼亞州(Baja California)、新萊昂州(Nuevo Le&oacute;n)、哈利斯科州(Jalisco)、索諾拉州(Sonora)和瓜納華托州(Guanajuato),業已成為汽車制造、航空航天、醫療器械、電子產品制造和消費品行業的聚集地帶。

        而有“萬島之國”之稱的印尼,因為國土面積的支離破碎、種族文化的異質多元,導致勞動人口多固守在家鄉熟悉的語言、文化和制度體系中。另外,印尼不同地域之間的交通也殊為不便。

        根據世界銀行物流績效指數,印尼排名全球第61位,遠低于菲律賓、越南、馬來西亞等東南亞國家!坝∧嵊17000多個島嶼組成,一多半的人口居住在爪哇島和蘇門答臘島上,這兩個島嶼交通和運輸可以依賴鐵路和公路,但在其他地方,人口太分散,島與島之間距離很遠,修橋是不可能的,物品只能依靠空運和船只運送,效率低下,運輸成本極高!蹦澄挥∧犭娚虖臉I者對霞光社說。

        印尼的獨特地貌與社會環境無疑影響了產業集群化發展。根據印尼中小企業和合作社部的官方統計,98.7%的印尼企業(共6460萬)是微型企業,共雇傭了1.1億人,吸納了印尼動力總數的97%,占印尼總人口的40%。

        事實上,在2000年之后,印尼經濟重心出現了向第三產業轉移的趨勢,第二產業占GDP比重明顯下滑,出現了早熟型去工業化的特征。這一方面因為印尼作為后發現代化國家,工業基礎薄弱,本國制造業多為中低端制造業,缺乏核心競爭力,一旦勞動力成本上升,外資就會流向全球新的勞動力價格洼地;另一方面,在機器換人的時代,制造業吸納就業的能力遠不如前,剩余勞動力會隨之轉移向服務業。

        根據霞光社與印尼在線招聘平臺kupu聯合發布的《2023年印尼用工市場研究趨勢報告》顯示,目前,批發零售、住宿餐飲吸納了印尼超過一半的就業人口。隨著印尼人均GDP的增長和經濟社會數字化轉型的加快,未來,消費零售和移動互聯網會成為印尼發展的黃金賽道,印尼制造業增值占GDP比重會持續下滑。

        “印尼的制造業目前還是以中低端勞動密集型產業為主,因為印尼的勞動力是東南亞最便宜的;而墨西哥的制造業已經實現了產業升級。另外,墨西哥離美國更近,從物流成本、關稅政策上來講,更具優勢!碧m迪律師事務所墨西哥團隊常駐負責人林律師對霞光社說。





        提到墨西哥,人們對它有一句流傳甚廣的說法:

        “它距離美國太近,但距離天堂太遠!

        這句話在某種程度上簡明扼要地概括了世界歷史進入近代以來,墨西哥社會政治經濟問題的根源。

        墨西哥克雷塔羅州

        烏拉圭記者愛德華多·加萊亞諾曾在其所著《拉丁美洲被切開的血管》一書中,對拉美的社會病理做出了深刻剖析。

        在西方殖民時代,歐美國家所從事的三角貿易,為其工業化轉型提供了資本基礎,但卻造成了拉美各國多年來的積貧積弱:“到1845年,美國已兼并墨西哥的得克薩斯和加利福尼亞,在那里打著文明的旗號建立起奴隸制。在戰爭中,墨西哥還丟了現在屬于美國的科羅拉多、亞利桑那、新墨西哥、內華達以及猶他等地,共占墨西哥面積的一半,被搶占的領土相當于今天阿根廷的面積!

        而在20世紀全球殖民體系解體之后,美國開始輸出自由匯兌、自由貿易和自由競爭的理論,從而否定發展中國家保護自己民族工業的權利,削弱政府在這些國家中的作用,通過投資和跨國公司建立起新殖民主義體系!案鞔蠊镜淖庸局挥昧松倭客顿Y,一下就越過拉丁美洲各國針對外國競爭而建立起來的海關壁壘,并從內部控制了這些國家的工業化進程!

        而今影響墨西哥社會穩定性的一個突出問題——毒品種植和貿易,也是毗鄰美國所造成的一大隱患。長期以來,墨西哥不僅是美國的毒品生產國,并且還是南美、中美各國毒品輸入美國的交通樞紐。各大毒梟勢力盤根錯節、占山為王、割據一方,極大影響著社會治安。每年都有數千名墨西哥人——包括政治家、學生和記者——在毒梟的幫派沖突中喪生。自2006年墨西哥政府向販毒集團宣戰以來,截至2022年,墨西哥已發生超過36萬起兇殺案。

        中企出海墨西哥所面臨的一大痛點,就是墨西哥當地的治安問題!背qv墨西哥的跨境律師林先生對霞光社說。

        根據墨西哥當地媒體報道,今年5月,墨西哥曼薩尼約港的海關業務副局長被槍殺,該名官員上任僅兩周;靵y無序的治安狀況,嚴重影響著墨西哥北美區域供應鏈中心的地位。

        影響中企在墨西哥發展狀況的另一個因素,是墨西哥受美國政策干預影響較大,可能造成貿易政策上的不穩定性。

        例如,在剛剛過去的2023年8月15日,墨西哥總統洛佩斯簽署了《關于修改一般進出口關稅法行政法令》,宣布上調鋼鐵及輕化行業等392個稅目的進口關稅。而中國作為墨西哥全球第二大貿易伙伴和第二大進口來源國,顯然不可避免地會受到此次關稅上調的較大沖擊。

        并且,墨西哥將在明年進行總統大選,兩位女性候選人正在角逐博弈:一位是現任墨西哥總統洛佩斯的得意門生,洛佩斯在上臺后大力批判新自由主義,承諾進行一場旨在消除所有腐敗和收入差距、確保國家自給自足的革命運動,他將其命名為墨西哥的“第四次轉型”;而另一位候選人則來自貧窮的土著家庭,以白手起家的獨立女性形象深受歡迎。兩人不同的外交政策也會間接影響到中企在墨西哥的發展狀況。

        對此,林律師建議,商品出口墨西哥的中企需要根據稅收政策的調整排查,判斷其企業產品是否屬于此次關稅上調范圍,并評估成本可控性和供應鏈穩定性,適時調整生產模式及進入墨西哥市場的渠道!爸坝衅髽I因為關稅申報有誤導致少交稅金,檢查出來的時候貨物已經賣完了,這種情況就會導致企業面臨處罰風險!

        并且,由于獲得IMMEX認證的企業從境外向墨西哥臨時進口原材料或零部件時可以暫緩或免繳關稅,因此符合資格的企業應當盡快申請IMMEX認證,以抵抗本次關稅上調帶來的沖擊。

        IMMEX認證,即根據2006年11月1日墨西哥聯邦政府頒布的《促進制造、加工和出口服務業法令》所予以的產品認證,只要臨時進口墨西哥的貨物在加工、制造后最終出口到其他國家,IMMEX認證企業就可以以非常低的稅率及關稅進行制造生產。

        而在《美墨加協定》以及“近岸外包”“友岸外包”政策刺激下迅速崛起的墨西哥,會在全球制造業供應鏈重塑的過程中扮演怎樣的角色呢?

        對此,產業全球化研究機構欣孚智庫認為,目前全球制造業產業鏈供應鏈正在朝著區域化、近岸化、本土化等方向加速調整,全球制造業會形成以法德、中國、美國為中心的三大區域,輻射帶動周邊地區的發展。在歐洲以德國為中心,輻射至歐盟及英國;在亞洲則是以中國為中心,輻射日韓、東盟各國;在北美洲以美國為中心,輻射至墨西哥、加拿大等周邊國家。

        而在多區域經濟中心并存的情況下,如何發揮比較優勢、與各國構筑全新經貿聯系,是每個希望躋身世界經濟循環系統的國家都需要思考的命題。





               原文標題 : 墨西哥,下一個“世界工廠”?

        聲明: 本文由入駐維科號的作者撰寫,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場。如有侵權或其他問題,請聯系舉報。

        發表評論

        0條評論,0人參與

        請輸入評論內容...

        請輸入評論/評論長度6~500個字

        您提交的評論過于頻繁,請輸入驗證碼繼續

        暫無評論

        暫無評論

        智慧城市 獵頭職位 更多
        文章糾錯
        x
        *文字標題:
        *糾錯內容:
        聯系郵箱:
        *驗 證 碼:

        粵公網安備 44030502002758號

        午夜国产成人精品一二区-